鲍毓明性侵养女案件,「反转又反转」。


始终更改不了基本的事实:


一个 47 岁的男人,与 14 岁的女孩发生性关系。


女孩多次报警,自残。


这是无论多少篇《财新》苑苏文的洛丽塔风稿子,都洗不掉的。



「忘年恋」,当然可以。


你 20 岁和 80 岁的在一起,只要双方自愿,我都满满祝福。


但 20 岁和 8 岁,就不可以。


因为那是孩子。


TA 在智力上体力上都不是成年人的对手,很容易被影响和操控。


鲍毓明对《南风窗》的回应,就是试图把这段关系模糊成「恋爱」


他不加掩饰地说出,起初是抱着收养的目的见了小女孩。


而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等她到了年龄办结婚手续


对于发生了性关系,他更是不否认。


字里行间都在暗示:


是她主动送上门,要当我老婆,是她勾引我的。



这是恋童癖自我狡辩的惯用说辞。


把错都推在孩子身上,真容易,是吧!



《水果硬糖》告诉你答案:


你是个大人诶

如果一个小孩想尝试与你调情

你该装作没听,而不是鼓励她

如果一个小孩说「来杯鸡尾酒吧」

你该把酒拿走,而不是跟她干杯



鲍毓明为什么能这么理直气壮,说出要维权?


因为有个漏洞:


我国法定性同意年龄是 14 岁。



即:


与 14 岁以下儿童发生性关系,无论自愿与否,均被认定为强奸重罪。


但 14 岁以上,就要依复杂情况判断。


所以,身为法律专家的鲍毓明,「耐心等待了三个月」,等女孩满 14 周岁后,才迫不及待与其发生性关系。


就是利用了这个漏洞。


从国际范围看,法定14岁的性同意年龄,确实相对偏低。


这是罗翔老师晒出的「法定性同意年龄」世界地图。


大多数国家都是18 岁



或许你会问,那青少年之间谈恋爱甚至发生性关系怎么办?


《朱诺》里的未成年少女怀孕,男方也没有被判刑啊。



美国有个《罗密欧·朱丽叶法案》规定:


与 12-18 岁未成年人发生自愿性关系,且双方年龄差不大于 4 岁,那么就不会被认定强奸。



以上几个规定结合在一起,既防止了对未成年人的性剥削,也保证了青少年的恋爱自由。


所以,鲍毓明性侵案目前最大的 Bug,就出在 14 岁。


14岁,如果「自愿同意性关系」,是难以判刑的。


因此,舆论的另一个焦点就在于:

女孩到底是否自愿。


早在2015年,女孩就曾报警称被强暴。


之后反复多次,直到如今被彻底曝光。


而在《财新》苑苏文的文章中,以颇为「理中客」的姿态指出,女孩虽然报警,但多年来仍与鲍毓明保持亲密关系。


似乎以此可以表明,女孩的「自愿」。


那么不妨来做这样一个假设。


如果鲍毓明的目标换成另一个年龄更小的女婴,从小养在身边不断洗脑,然后等满14岁周岁再下手。


那么,这个女孩是否还有清醒的意识,去反抗,去报警?


(李星星是《南风窗》使用的化名)


那么,一个14岁的女孩,被母亲「半卖半送」给中年男性「收养」,还被预定未来要当对方老婆。


「理中客们」又如何要求她能拥有清醒的反抗意识?


女孩情绪的不稳定、立场的反复,甚至对施暴者表现出来的亲近,都不该也不能作为「自愿」的理由。


因为受害者为了避免痛苦,会麻木自己。


就像《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少女最后迫使自己「爱上」强奸犯。


「现在我唯一的出路就是爱上老师了。你爱的人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吗?」


因为如果她不给自己洗脑这是爱,那就太痛苦了。


更何况。


在这起案件中,无论女孩曾经做过什么,她都是毋庸置疑的受害者


因为作为年人一方鲍毓明,拥有完全独立自主的选择权。


是他,主动选择了要去剥削一位刚满14岁的女孩。


2005 年有一部古早电视剧,叫做《天若有情》。


女主角展颜(董洁 饰)父亲去世,临终前将她托付给好友季冬阳(车仁表 饰)照顾。



展颜因为缺失父爱,对季东阳产生了超出一般程度的依恋


想要和他成为恋人。



这部剧里,展颜数次主动去靠近,去挑逗,去索求



但好在季东阳都不敢僭越那条道德和法律底线。



可现实中,又有多少个季东阳?


这让香玉想起多年以前风靡一时的张木易和 Miki


当时女孩 12 岁,男生已经 25 岁,在微博公布恋情。



张木易是 Miki 的音乐老师,第一次见面时女孩才只有 8 岁


因为双方颜值高,又多才多艺,吸引了不少粉丝。


2018 年,两人结婚的消息上了热搜。


新闻稿子都用什么「一见钟情」「爱情长跑」「童话故事」来描述。



还有这种更为露骨的标题:


《张木易苦心育成 6 年,晒婚照迎娶 18 岁萝莉》



字里行间流露出羡慕。


Miki 还遵照了所谓的传统,冠了夫姓,中文名是张千巽。



毫无疑问,粉丝们都认为这是「两情相悦」。


但试问,从 8 岁开始就生活在这个男人身边,人生观和爱情观都被这个男人塑造。


她能逃吗?想逃吗?是自愿的吗?


这些问题如今已经统统说不清了。


但一想到两人加起来的 300 多万微博粉丝,天天嚷嚷着神仙爱情,就令人脊背发凉。



就因为他们光鲜的外貌,就因为他们最终结婚了,就忽略其本质的儿童性剥削。


一个恋童癖,被全社会默许和鼓励。


真是太可怕了。



假如李星星(《南风窗》使用的化名)没有一直坚持报警,到 20 岁跟鲍毓明领了证。


是不是她这一生都逃不出魔窟了?


是不是也能被洗成神仙爱情了?


很多人因为这个案件生出对女性的同情,说「还是生儿子安全」。


但实际,男童被性侵猥亵的案件也有很多。



数据上,男童案件少,也有可能是因为更难以被发现


而且男性成年后,迫于无形的「男性气概」性别压力,并不会选择发声。


2013 年的一个报告披露,大约有 15.3% 的女童和 13.8% 的男童曾遭遇性侵。


而香港的一则报告表明,在香港的男童被性侵的概率比女童更高。



鲍毓明案件曝光后,《明日之子》的姚弛分享了他小时候在公园遭遇恋童癖的经历。


一个陌生大叔以玩游戏的名义,对他实施了猥亵。



这种坦然接受「我就是受到侵犯」的态度,在男性中已经算是非常罕见的了。


郭麒麟曾在节目上,描述过自己曾经遭受「伪性侵」。


六七岁的时候跟父母去餐厅,上厕所。


他进入隔间里,刚要关门时,门被一个 40 多岁的大叔推开了。


郭麒麟记得很仔细:


戴着头盔,穿着皮衣,裤子没提,对着我......



郭麒麟当时就愣住了。


而这个状态,就是大多数小孩的应对方式。


整个人傻掉,发不出声音,也不懂得求救。


回到餐厅后,他也没有跟父母讲这件事,因为根本不知道这算是什么行为。


还误以为这是对自己没关厕所门的惩罚。



他在回忆时,用了「伪性侵」这个词,因为他认为自己没有上手摸,就不算受到伤害。



然而,这就是一个标准的性侵。


那个曾经在儿童时期弱小的自己,就是受到了恶意伤害。



对儿童下手的人,根本不是什么性欲作祟和不由自主。


而是专门挑最弱的群体,去发泄他们在成人社会不敢有的暴力倾向。


他们甚至都担不上「魔鬼」这种有能量的词汇。


而是一群弱鸡,怂货,懦夫


是人类社会的渣滓,是注定要被淘汰滚入粪坑的污物。


我不屑于分析这些人有什么童年阴影和人性幽微,我只想问:


在儿童权益和成年人的兽欲之间,我们到底要保护哪个?


最后,转发一条评论:


鲍毓明案,要么成为警示,要么成为指南。



成为谁的警示?


又会成为谁的指南?


我们的孩子,又将会面临一个怎样的未来?



助理编辑:姜弹弹


上一篇: 限制人员来京有必要吗?疾控专家回应 下一篇: 男生胸部脂肪怎么减你知道吗? 健身达人教你做一个有型的人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浏览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