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朝鲜,70多年来政权都由男人们掌握,但现在,金与正慢慢走向了前台,她可能是近一百年来,朝鲜最有权力的女人。

对始终通过显微镜观察朝鲜的全世界来说,被韩国媒体称为“公主”的她对哥哥金正恩的影响力非比寻常。

今年10月10日凌晨,朝鲜首次在夜间举行的阅兵式吸引了世界的目光。多家媒体分析,这场规模宏大,充满朝鲜特色的阅兵式,可能正是金与正的一大手笔。


金与正出生于1987年9月,她是金正日和高英姬的女儿,是金正日7个子女中的老幺。年龄上来看,她是标准的80后,但一些分析人士指出,金与正可能要比我们想象的年轻,很有可能出生于1989年,作为金家最小的孩子,她受到了父亲的无限宠爱。在家中,她被称作“甜甜与正”、“与正公主”,可以说得到了真正的公主待遇。

不用说,金家的子女从小就受到各种额外的保护,不能对外公开身份。比如,金正日次子金正哲曾远赴瑞士伯尔尼一所高等国际学府学习,化用的身份是朝鲜大使馆司机与清洁工的儿子。

少女时代的金与正也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女孩,在瑞士上学时,当地的学校官员曾经透露说,她受到保镖的严密保护,曾因为一次轻度的感冒,金与正就被护送离开学校,送往医院紧急就医。

韩国媒体对比金与正小时与现在的容貌


韩国《朝鲜日报》报道,金家子女从小就过着高度政治化的生活。年幼时的金与正和二哥金正哲、三哥金正恩,生活在母亲高英姬在平壤中心区的公寓里,外界对他们所知甚少。在她生日或重要的日子里,她会和哥哥姐姐们一样,穿上朝鲜人民军的制服,接父亲金正日的接见。

金家子女被严格看管,没有过多暴露自己的身份,但在实际成长过程中,金与正和金正恩一直关系密切,不满9岁的她曾和金正恩一起远赴瑞士上学,为了不让他们在异国感到孤单,金正日还在国内派了音乐家去陪读。回国之后,金家给她请了私人教师培训英语和法语。

金与正是理科出身,大学专业是物理,然而从小开始,父亲金正日就有意培养她的政治才能。一位俄罗斯官员说,父亲曾对金与正赞不绝口,称赞她思想敏捷,非常看好这个小女儿,甚至带金与正一起出访,“吃饭时右侧坐着夫人高英姬,左边则是女儿与正”。



金与正真正得到人们的关注,还是要从2011年父亲金正日的葬礼上开始。

当年12月,在金正日的葬礼上,朝鲜中央电视台的画面中一个脸色苍白的女生身穿黑色丧服,此时开始,金与正走入了人们的视野。

在葬礼新闻报道中的金与正


在葬礼上,金与正与哥哥一同出现在画面中,并同其他官员一起向父亲的遗体鞠躬告别。在之后的一年里,她也没有多少露面的机会,主要负责一些行程安排和后勤方面的工作。但在2014年10月,她开始帮助金正恩处理一些重要工作,在之后的一个月里,她被任命为劳动党宣传鼓动部第一副部长。

但金与正并非是藏在哥哥背后的“公主”,在进入领导层后,她给外界的印象一直是捉摸不定和反复无常的。

平昌冬奥会开幕式上,作为朝鲜代表的金与正被抓拍到对着美国副总统彭斯做出冷漠不屑的表情,这张照片立刻成为外界的焦点,韩总统文在寅在朝鲜访问时,金与正也做出同款表情,一时间“冷酷女人”成了她的形象定义。

初登外交舞台,坐在美副总统彭斯后方的金与正

与文在寅夫妇握手的金与正


但私下里的金与正并非一直如此。在金与正出访俄罗斯时,一个俄罗斯记者给出了不同的观察:“她身着灰色的裙装,在门口徘徊,就像是这个家的女主人。”记者用英文向她打招呼后,金与正微笑回应,同时也散发“轻松、沉稳”的态度,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外界形容的那种“冷冰冰”的形象。


离开政治现场的严肃气氛,金与正有着普通女孩的一面:2012年7月,金正恩与李雪主、金与正等人出席了平壤绫罗人民游乐园竣工仪式。据媒体报道,当时她穿著白衬衫和黑裙,先是站在花圃上看着其他人,又蹦蹦跳跳地越过花坛,兴奋地拍手,对比正襟危坐的朝鲜干部们,金与正显得“过于活泼”,“像个小女孩一样”。

无论外界对她评价如何,金与正在朝鲜的政治地位和权力,没有第二位朝鲜女性可以替代。正如韩国世宗研究所朝鲜研究中心主任郑相昌所说,“与其他人相比,她享有相对更大的自由度……她可以不参与现场活动,而是以其他方式参与准备工作和会议程序。



在坐上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宣传鼓动部第一副部长的位置之前,金与正一直“潜伏”在政治舞台后方。在一次出访活动时,有日本媒体拍到金与正给哥哥递烟灰缸,而这种递烟灰缸的行为,更是在很多场合被媒体捕捉。

金与正不仅仅充当金正恩的“高级秘书”,她的工作方式也非常注意细节,注重行事缜密。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和金正恩签署一份协议时,金与正提前将签字桌上的签字笔放到一旁,从自己口袋中拿出准备好的笔,递给了金正恩。



这一场景当时被媒体镜头记录下后,立刻在社交网络上成为热门话题。诸多西方媒体猜测,金与正这样的做法可能出于安全考虑,可见她的心细,而在照顾兄长生活起居上,妹妹金与正也不敢出一点差错。



作为亲妹妹,金与正逐步获得哥哥金正恩的信任,成为朝鲜政治核心圈的成员。韩国《中央日报》的记者曾在《金氏家族的女人》一书提到,“劳动党内部,已经有’要先让金与正看得顺眼才能服侍金正恩‘的说词”。各种分析都指向了如果金正恩出现意外,最有可能接替他管理国家的,将是金与正。


和金与正的雷厉风行相比,同一代金家“没出息的”儿子们早早就失去了继承资格。



如果说人们在镜头上看到的金与正是朝鲜的“全权公关大使”,那么在最近的半年里,金与正的工作和地位已经有了更加实质性的提升。

2020年上半年,金与正一改往日“秘书”形象,在哥哥金正恩没有露面时,非正式地扮演了代言人角色。

今年6月初,金与正发表谈话称,朝方不满脱北者团体于5月31日沿着朝韩非军事区以大型气球向朝鲜发送50万份传单、50本手册、2,000张1美元纸钞以及1,000张存储卡的行为,要求韩方立即改善。一连串狠话,抨击韩国无视两国关系、纵容脱北者,并称与韩国政府已到“诀别的时刻”,金与正在当日的谈话中指出“在不久的将来,毫无用处的朝韩联络办公室将消失无影”。于是金与正说到做到,6月16日,朝鲜直接炸毁了位于开城工业园的朝韩联络办公室。



8月20日,韩国国家情报院向国会情报委员会进行非公开工作报告时指出,金正恩已向胞妹金与正等亲信下放部分治国理政权。据称金与正在地位提升后最新的成果,就是今年10月夜间举行的阅兵式。

不过,再铁的铁娘子,也有一颗爱美之心。金与正一度是朝鲜年轻姑娘的时尚偶像。2014年夏天,她和朋友去绫罗人民游乐园玩。当时,金与正衣着朴素,披着长发,手腕上系着丝巾,正向娱乐设施上尖叫的朋友们挥手,很快被游乐场的工作人员和普通市民认了出来。不久后,平壤街头开始流行起在手腕上系手绢的新时尚。



但作为最高领导人的妹妹,金与正放弃了不少女性在时尚领域的选择自由,她深谙女性政治人物在镜头前的着装规矩。金与正很少穿颜色鲜艳的衣服,总是以套装示人,这似乎是一位政治人物的自觉,展示一种独具朝鲜风格的绝对权力感。


她与韩国总统文在寅在首尔国立中央剧场观看演出,身上的白色西装外套格外知性醒目。


而展现强硬姿态的黑色套装,努力向男性着装靠拢。


这件灰色套装被评价为让她的气质冷上加冷。

金与正塑造女强人形象的背后,也要肩负很多为人妇为人母的责任。2015年1月,她出席育儿园活动时,被眼尖的媒体发现左手无名指上戴着戒指,传闻称她已经于前一年结婚。而这位幸运的男性究竟是谁,目前还都只是捕风捉影的猜测。有人说是朝鲜高层崔龙海的儿子崔成,也有人说是一位大学教授。


2015年3月,她在陪同兄长金正恩视察朝鲜军队时,黑色毛皮大衣下略显臃肿丰满,传闻称她已有一子。在家庭事务上低调的金与正,在维护家庭隐私的同时,也在保持自己在公众面前的形象,毕竟她已经成为朝鲜人民心中的颇具领导特质的偶像之一了。


未来,金与正还会承担怎样重大的责任,目前还不得而知。但作为金正恩的左右手,金与正真正的角色将会逐渐浮出水面。


参考来源:
环球网:金与正再次重磅发声
解放日报:时隔一年重返中央政治局,金正恩胞妹金与正将成朝鲜“二号人物”?
上观新闻:朝鲜“神秘妹妹”金与正,是金正恩的“伊万卡”?
南方周末:金与正:从朝鲜“公主”到“代言人”


撰文:Jonas、Shumao

编辑:Sebastian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上海第一网红马路上的租房鄙视链

上一篇: 马斯克太空网计划扩大 FCC已允许1.2万颗卫星入轨 下一篇: 币市底部震荡,警惕瑞波币又有异动!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浏览
网站分类